中国报导网——中国报导杂志社惟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论坛 返回首页
各地报导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博览 >

【原创诗歌】 我的乐园(组诗)

2020-09-29 17:11:46  浏览次数:2852

感恩父亲

 

世上本无乐园

就宛如

没有人间天堂

那些传说 奇妙

没谁能讲述

亲临的故事

 

 那是

废弃多年的园子

父亲留给我的

地处火山脚下的荒郊野岭

他却把城里楼房

留给弟弟的儿子

父亲的话就是圣旨

他知道我最听话

最能吃苦

最有韧劲

我不能反驳

因为我没有权利

更没有私心

父亲给我

唯一身体 足矣

考学 工作 娶妻生子

那是我的事

真的 不信

你问问小城的人

父亲和我一样

爷爷没有给他什么

还好

父亲给我一块园子

 

感恩 从此

父子情更浓

就这样

我把它当作自己

最初的普通园子

十年星转斗移

才悟出一个所谓的真谛

传说中的乐园

我最有发言权

述说她的故事


火山见证

 

它无情

摧毁四周的一切

它柔情

创造出新的奇迹

 

年轻时的父亲

就在它的脚下

走进恢复高考后的殿堂

那时我已是革命接班人

虽生活在苏北老家

可父亲惦念他的妻儿

可以想象他的压力有多大

曾是军人的父亲

把青春献给了石河子

献给了黑土地

军人的气质

竟然在一次邂逅中

发现了一块面积不大

土地肥沃的杂草地

在悄无声息中

几经他不懈打理

成了名副其实的农家园

适逢赶上改革开放初期

先行者 就该这样

 

父亲走上城里的讲堂后

渐渐远离的菜园

那个年代以车代步

简直就是梦魇

再后来干脆弃之

但保留土地所有权

期间有人断断续续

种之弃之

干脆荒芜十几年

 

重见天日

 

对于久住城里的人

能有一块

属于自己的自留地

尤其是在倡导绿色的今天

心比晋升获奖还要甜

只有经历的

才能读懂

更读懂辛勤的内涵

 

起初见到她

的确很打怵

满园一米多高的杂草

密密麻麻

蚊虫乱舞

一个秋天骄阳的日子

在野外什么也不干

浑身都是汗涔涔的

对于一个从未干过

庄稼活的我来说

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

    

斗胆三 gan

在爱人无言配合下

利用两天公休时间

顶烈日 战蚊虫

斩草除根 捡拾石块

附近老农亲临指点

翻耕 备垅 扎篱笆

父亲收到我录制的视频

他笑了 给我点赞

我笑了 属于自己的

 

累并乐

 

只有付出

才能获得甘甜

 

第二年春种时节

开始策划种什么

园子距离城区又远

唯一的交通工具

是一台伴随我风雨多年

惨不忍睹的两轮摩的

还行 发动机杠杠的

我也只能在公休日光顾

 

日常蔬果自然要种的

要是吃不了烂掉

初心肯定打折

于是乎决定

一半种蔬菜

一半栽果树

为了防止相互抢夺阳光

索性在中间搭建一个窝棚

放进不便携带的工具

还能短暂歇脚休憩

也免了风餐露宿之疾苦

就这么开启我菜农的生活

 

在学中干 干中学

该种什么就种什么

只是附近缺乏水源

那是庄稼之大忌

不远 山脚下有个二龙眼

二三百年来吐水不断

从药泉山腹部溢出

世上少有的纯天然矿泉水

驮水种园成了独特的风景

所以  我很自豪

生产出来的蔬菜

秋后收获的果子

统称矿泉蔬果

那种清香 那种甘甜

忘记了长途跋涉

忘记了风雨疲倦

感恩父亲

感谢矿泉水

感激摩的

感动自我


家野菜

 

园子里的野菜

年年拨个头筹

在蔬菜青黄不接

独有情钟

蒲公英 马齿笕

车轱辘 曲末菜

刺儿菜 柳叶蒿

苋菜

还有叫不上名字的

统统是餐桌上的佳肴

蒸包子 包饺子

炖肉吃 蘸酱吃

清香满屋

邻里好嫉妒

当然比大地野菜要肥美

更没有路旁二次污染

身体也得到很好的调理


夏秋的家野菜

与蔬果争宠

其色泽清香不比春季逊色

精心呵护 更多特别眷顾

多余的 躺进冰箱冰柜

冬季食用 更别有洞天

城里的人听得入迷

那流露出羡慕的口水

骚动的嗓眼直痒痒的

 

采摘园

 

也许我天生

就不会招人烦

尤其拥有了菜园后

实现自足自给

也殷实亲友

即使丢点什么

也不十分在意

更不会骂街

只要不践踏就行

说句实话

平日忙于公务

也只有在假日打理

遇到恶劣天气

只求菜园自保

 

近年来

与亲友交流时

在自吹自擂之际

打出采摘园的名头

自然是不会挂牌子的

一种娱乐 一起分享

真有想采摘的人

自然先跟我打招呼

要么和我同去

悄悄的潜入很少

因为知道我的辛苦

采摘是幌子

相聚是真诚

在四面透风的窝棚里

咀嚼着清香的矿泉蔬果

大口喝着自酿的矿泉果酒

吃着香喷喷的野菜炖骨头

那种难得的情感

一次次茁壮了菜园

别时弄个金盆钵满

留下的是一路欢笑

 

可爱的小精灵

 

许多小动物

都是有灵性的

它们也讲究情缘

更多的懂得和谐

最初杂草丛生的

也只有蚊虫光临

自菜园有了雏形后

这里就成了它们的乐园

 

一年开春时节

我在院子里忙碌着

几只小燕子

轻盈地从我身旁飞过

落在窝棚附近的电线上

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先前没有见过

我蓦然回首

瞥见两个几公分高的燕窝

坐落在窝棚的屋檐下

我明白了

与我为邻 与我交友

机械地向小燕子敬礼

好好护园  多吃害虫

它们仿佛听懂了

小燕子叫的更欢快

 

现在的燕窝

已达十多公分高

小燕子冬去春回

每年都对它们的房子修缮

每每看到它们

也多么想变成一只小燕子

我的根在南方

也许回家是迟早的事情

可每当看见小燕子垒窝的情景

又多了一些潸然与动感

干好当下的

 

我意外领略了

小松鼠的机智与狡黠

一年秋季豆荚成熟时

我偶尔发现了

一只普通的小松鼠

在地头警惕地注视着什么

视乎要捕捉心仪的猎物

我没有打扰它

可在第二个周末

我准备将成熟的豆荚

摘下来晾晒时

发现垄沟内有几处

排列整整齐齐的豆荚

我还以为有人帮我采摘

我兴奋地拾遗

抓在手中豆荚瘪瘪的

直觉告诉我

这肯定是小松鼠捣的鬼

果不其然

一只大腹便便的小松鼠

从地头那边嗖地跑开了

原来他们开始冬储

这让我可气又可笑

可气它的鬼道

竟然和我玩起了捉迷藏

可笑它与小偷小摸有一比

多少还给我留些

我没有诅咒小松鼠

反而爱恋起来

以后我就多种些

彼此有份

小松鼠 真的很可爱

 

那边的果子树

这边的蔬菜开花时

招来的野蜜蜂

成群结队 嗡嗡作响

我做活时不小心碰到他们

他们也不蜇我

进而嗡嗡飞舞更加起劲

似乎在向我邀功

没有它的授粉

岂能有我的好收成

是的 也许那些马蜂

也是这么想

就连一向讨厌的蚊子

有时竟敢亲吻我的嘴角

根本没有叮咬我的意思

怪不得 喜鹊都在窝棚上叫喳

哪怕是乌鸦哭丧飞过

也只能嫉妒的份

我是地道的唯物者

也曾诱惑地问自己

园子的主人换成别人

那些与我和谐相处的小动物

还会这样吗

你有 我有 大家有

其乐融融 真好

 

身体杠杠

 

俗话说的好

人懒地生草

人勤地生宝

可我不但得到地宝

更多是淬炼了身体

 

起初接手园子时

休息比做活多

的我仅40

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碍

但常人的病

我几乎领略过

尤其是腰间盘突出

严重的时候

走不动路是小事

上床都是跪着爬着

穷尽了许多医治方法

治标不治本

可劳作几年后

如今我已年过知命

就连发烧感冒很少发生

怪不得 从事田间作业

农民们的身体指标

远比拿薪水的好得多

那些有病无病

呻吟的上班族该明白了

适当进行体力劳作

就是最好的医生

 

心向太阳

 

感恩父亲

留给我最好的资产

感谢菜园

给我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感激自己

一直不懈坚持

纵有那么一天

别了父亲给我的菜园

我定会开垦

属于自己的乐园

哪怕有几米见方的地方

拄着拐杖  

心向太阳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


 作者简介:李宝,1970年3月出生,全国首届茅盾文学诗歌奖十佳诗人、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中国诗人形象大使、《当代中国诗人》文学工程院文学院士、签约诗人。现任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信访办主任、治安大队教导员、四级高级警长,五大连池市政协委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五大连池市文联作家协会副主席、省公安厅特约调研员、小说专著《黄土情黑土味》《红字墓碑》。创作的散文、诗歌、小说(小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网站,先后有50余篇(首)文学作品荣获全国全省等级奖。

 

编辑审验:詹亚军、吴志雄、吴晓明、郑利达、柴泽永、赵波、田成、李京宝

  • 旺地奇源-启动“六大板块”做上市最后冲刺
  • 中国食安电视台简介
  • 鄂伦春旗公安局枪支隐患集中整治工作初见成效
  • 用我(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慈善公益进盐城
  • 大寒天--春意暖万家之--走进宋庄村百岁老人王殿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