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导网——中国报导杂志社惟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论坛 返回首页
各地报导
当前位置:首页 > 爱在行动 >

【原创散文】捡来的妹妹

2020-10-17 16:38:05  浏览次数:323

世界之大,无所不奇;小城不大,确有其事。

奥运年高考前夕,一天早上班不久,我接到医院的一位医生好友打来的电话,开门见山问我有没有一个叫LD的妹妹。正当我不惑时,好友却煞有其事地说我是LD的大哥,其父亲叫LDS,这更让我一头雾水。

就在我含糊其辞应付时,好友却把他的电话直接给了LD,让其单独与我通电话说明“情况”。我很机械地接听,LD带着哭腔直呼我为大哥,说是在体检时遇到麻烦。

我一向心软,容不下他人哭泣,更不愿意听见女人的哭声。当时我不假思索,稀里糊涂地答应LD有什么难事来我单位“洽谈”

她似乎略显高兴地对我说“好的,大哥”

我把如何能找到我简单地告诉了她。接着,好友接过电话友善地对我说:“兄弟,整准了,我可从没有听过你谈及你有这个妹妹的实情呀”。我没有正面回答,却催促好友告诉LD速来我单位,因为我手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我放下电话,说实话,心里忽然七上八下的,怎么回事呀?大白天平白无故“降下”个妹妹来,竟然知道我和父亲的名字。我怎么“核实”呀,该问谁?问父亲?难道父亲在外有“私生女”?为什么LD在我好友面钱敢说我的父亲就是她的父亲?要是真的话,父亲“潜伏”也真的够神的了。要是那样,今后父子相见该有多尴尬呀,绝对会让我彻底“颠覆”对父亲的好感。

这简直是给我出了一道难以启齿难题。我稍稍冷静下来,只能在办公室等待LD前来说明“缘由”,静观其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办公室的门口,不时地张望,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LD这个我曾未谋面的妹妹,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

往日办公室门口来人穿梭不断,乱哄哄的,可那个时候却寂静的很。我的心儿“突突突”快到桑眼了。我暗暗告诫自己,我所经历的是同龄人所不及的,心儿要拿稳。

仅十分钟后,一个穿着朴素,个头不算高的瘦弱的女孩从我办公室门前掠过,径直往里面走去。直觉告诉我这个女孩就该是前来应约找我的LD,但从其“行迹”上看,她让我一时有说不出的“味道”,很像我早逝的妹妹一样,难道妹妹“转世”化名LD重新来到这个世间,寻找她应该得到的亲情,让家人对她“弥补”。这些都是一刹那的感觉,不容我深思地冲着门外喊道:LD吗,请到这屋来”。

女孩应了一声,急速回转闪进我的办公室,走到我对面办公桌旁站着,微微低着头,手里面拿着几张A4大的纸张(高考体检表),脸上有明显流泪的痕迹,她没有开口说话,更没有向电话里那样叫我“大哥”。

看来,她根本不认识我,也许只是听说过我的名字,或许仍处在紧张之中。我的心儿一下子反而平静了许多。稍许,我坦率地告诉她我就是她要找的大哥LB她仍机械地站着,也没有亲口叫我“大哥”,我没有介意。

我伸手示意并她坐下来,她没有反应。就在我细细打量她时,想从她身体某些特征上寻觅到“妹妹”的身份时,她却开始哭泣起来,说自己学习成绩称得上优异,特别喜欢大学某专业,只是身体某部件有瑕疵,医生告诉她不能报考那专业,这让她非常心伤,怎么办呀……

我边安慰她边从她手里要过体检表果真,在填写的亲属栏目内,父亲的名字的的确确LDS与我父亲真是同名同姓,但家庭住址、职业均大相径庭,字迹很清秀、工整。顿时我明白了,其他项目我根本就没有看。

少许,她已经停止了哭泣,始终站立在我的对面,也不正视我。我再次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时,发现她长的很文静、端庄,虽然与我逝去的妹妹没有貌似,彼此间也没有任何亲情、血缘关系,念其为了实现心中心仪的高校,能够在某项体检不通过的情况下,急中生智找我这个“关系”通融,说明其很有天赋

顿时增大了恻隐之心,何不成人之美。于是我放弃了所有的准备考究,顺水推舟地告诉她:“从现在开始起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我就是你大哥,跟我到医院去,见到医生后,你什么也别说,我尽力把你的事情办好”。

她一个劲儿点头,没有说一句话,紧紧地跟着我

下楼后,我用摩托车驮着她很快到了医院。好友及同事见到LD果真把我“请”来时,齐刷刷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

好友诧异地问我:“她真是你妹妹?是不是你捡的,我们都知道你是个热心的人”。

“怎么有假呢,我只是不想让你们知道我妹妹考上大学后免得破费”。我镇静地笑道

LD很腼腆地紧贴在我的身边,生怕我溜走“误”了她大事。好友科主任见状,冲着LD笑着说:“老妹,跟我去复检,让你大哥在此等着”。好友也陪着去了。真好。

十几分钟后,好友把LD交给我,说道:“没事了,你可以带老妹回去了,安心复习,我们等着喝升学宴喜酒呢”。

我不解地问道:“其他项目也检了吗?”

“快带妹妹回去吧,兄弟的妹妹就是我们的妹妹的,还需要你兄弟发话呢,复习迎考要紧”。噢,我顿时明白了。关键的时候,好友真的给力!真好!

医院不能久留,我主要怕LD高兴后自我暴露就尴尬了,还好,她一直没有说话。

我谢过好友们后,匆匆领着她走出了医院。正当我要与她话别时,她小心翼翼地从口袋内拿出一百元钱说是感谢我的,这却“惹怒”了我。

我说:“你都是我老妹了,哪有哥哥为妹妹办事收钱的道理,好好学习,金榜题名”,我严肃起来。

我的话音刚落,她一下子走到我面前,深深给我鞠了一个躬,并甜甜地说:“大哥,今天真的谢谢您,要不……”她有些哽咽起来,漫漫抬起头正视我,双眼噙着欲滴的泪花。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第一次开口叫我“大哥”,我完全理解她的心情,起初在医院的“冒昧”和此刻的真诚,我很开心应答并高兴起来。小城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是上天赏赐了我一个聪慧的妹妹,比什么都珍贵。

正当我骑车要返回单位时,一个高挑的中年男子走到我身边,微笑地对我说:“我早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的为人,我是LD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她今天的体检要不是你亲自来,恐怕对她的打击很大,我代表LD再次感谢您”。

未等我说什么,他冲着LD喊道:“快让你的父母过来,当面谢谢你大哥”。我在原地站着四处张望。

很快,LD兴奋地把她的父母介绍给我。让我想不到的是,原来LD全家住在城郊,与我父亲家相距不远,彼此早就熟悉,也知道我的名字和工作单位,是父亲告诉他们的,说是有事的话就找我帮忙。

到了这个时候,我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更不用对父亲“验证”什么了。我和LD的家人“客套”几句后,火速返回单位。这天天气好,我的心情好,事事顺利。

当年,LD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广西一所心仪的重点大学。在她父母为其举办的升学答谢宴上,我自然成了特邀的“嘉宾”,并亲自主持和致答谢词,LD全家及其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真的好开心,我也徜徉在无比幸福和喜悦之中。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充当这个角色,祝福LD,祝福我这个(捡来)的妹妹。

LD在四年的大学期间,每每回家,兄妹自然见面畅谈学业和“亲情”。只是在她毕业就地择业后才渐渐失去联系。据说她的父母也到她哪儿定居了。或许她很忙,为事业为家庭为未来,人之常情。

岁月如梭,在这十几年里,我的家庭发生了很大变故,老少亲人相继不幸去世:小弟弟家的年仅15岁的侄女被车祸夺去了如花的生命;29岁的大弟弟媳妇、母亲(继母)、父亲(养父)分别病故不同的疾病;尤其是今年8月下旬,仅比我小两岁的大弟弟在异乡岗位上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留下我唯一的侄儿成为孤儿。这一连串的生死离别对我的打击极其沉痛。

在这仲秋极度悲伤的日子里,我一下子LD来,自然的,真情的。虽然她不在我的“身边”,就是她真的在我身边,恕我直言,我也不愿意将这些家庭变故告诉她,无端增加她的“悲伤”不是我的初衷,更不是我的为人之作,只是这段时间里心里总是泛起一阵阵的哀凉……也许这种哀凉会痛苦我好长时间,甚至是一生

我独在异乡三十余载,如今退休定居在苏北老家多病的父亲、孤儿侄子真的需要照顾和呵护,我酸楚的心似乎不属于我自己,还有长期患病的妻子需要我,尚未成家的孩子需要我,更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我奔波……我真的无法分身,越来越多的白发见证了我的酸楚,时常欲滴的泪儿被我紧紧的锁住。面对的只有坚强,没有退路。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哀怜我的伤痛。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已过知命的我愈来愈理解该诗句的内涵。

夜深了,窗外秋风阵阵,天气阴沉,龙江的冬天来临了我不知道属于我的冬天会有多么的慢长和寒冷……没有冬天,该多好啊!至少对于我来说,真的。

一个多月来,我处在失去弟弟极度痛苦的日子里,脑海中蹦出了LD妹妹的音容,说是捡来的妹妹更贴切,虽然彼此间没有那么多丰富的友情和亲情,但毕竟“兄妹”一场。无论她在哪里,沟通与不沟通,见面与不见面,哪怕终生无音,只要她平平安安,足矣,足矣。感谢那次体检,感谢苍天,感谢爱我、我爱的人

在自然界的规律面前,人人都是过客,谁也无法抵御和抗拒。在我有生之年里,我会像对待亲人一样,只盼LD妹妹一切好,身体更好。

LD,我捡来的妹妹好么?!

妹妹,你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你听到大哥LB的呼喊么?!

一切随缘!一切随缘!一切随缘!

作者简介:原名李宝,现供职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中国报刊副刊协会会员、五大连池市政协委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五大连池市文联作家协会副主席、省公安厅特约调研员。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

编辑审验:詹亚军、段永红、吴志雄、吴晓明、郑利达、柴泽永、赵波、田成、李国军

  • 旺地奇源-启动“六大板块”做上市最后冲刺
  • 中国食安电视台简介
  • 鄂伦春旗公安局枪支隐患集中整治工作初见成效
  • 用我(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慈善公益进盐城
  • 大寒天--春意暖万家之--走进宋庄村百岁老人王殿清家